国际奥委会和日本一路扯皮 明战暗战谁先让谁就输

  • 时间:
  • 浏览:20

  在经历了伦敦、索契、里约和平昌之后,所有人都认为国际奥委会可以喘一口气了,东京奥运会从申办成功之日开始,无论是场馆建设还是商业运作,一切都走的顺风顺水,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改变了事态本来的走向。虽说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奥运延期无可厚非,但日方和国际奥委会在过去这段时间的相互“扯皮”看起来还是槽点满满。

  国际奥委会委员来自加拿大的迪克-庞德可以说吹响了“东京奥运事变”的第一哨,据美联社2月26日报道,国际奥委会资深委员、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前主席庞德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疫情在5月下旬得不到控制,2020年东京奥运会可能将被取消,而不是推迟或换城市举办。”然而由于当时,新冠疫情并没有在全球范围内扩大,比较严重的地区还只是中国、韩国、日本几个东亚国家,而且控制趋势看起来也相对乐观,庞德的言论很快就被国际奥委会在当天晚些时候的新闻中定性为“假设”和“个人意见”。日本日本奥运担当大臣桥本圣子也强调说:“国际奥委会向我们表示,一切都在按照预定计划进行准备。”3月4日,国际奥委会还特别发布官方声明,表达对东京奥运会如期举行充满信心。

庞德

  如果说起初还是国际奥委会跟日方联手抗击“谣言”,事态终于在3月19日发生了变化。随着疫情在欧洲国家的肆虐,各国奥委会也在不断向日方和国际奥委会施加压力。19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东京奥运会的举办“存在其他可能性”。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则在当天再次强调日本的目标是以“完整的形式”举办奥运会。3月22日,如坐针毡的日方在和巴赫进行过电话会谈后马上公布了“东京奥运会不会被取消”这一结果,并且表示会在四周的时间内针对东京奥运会是否如期举办给出结论。

  然而,对于那些中断训练的运动员、筹备参赛的各国组委会来说,他们显然等不了4周的时间,对于东京奥组委来说此时也知道大势已去,等待只会让矛盾加剧。3月24日,以安倍为首的日方与包括巴赫在内的国际奥委会委员进行了电话会议。据日本媒体透露,电话接通后,安倍首先强调了“不取消”和“完全形式”这两个原则,由于3月底日本本国的疫情控制形式“良好”,“无锅可甩”的国际奥委会很快和日方达成一致,巴赫表示:“对于安倍总理的形势把握、分析,以及结论完全赞同。”日方和IOC在当天发表的联合声明中表示:东京第32届奥运会需要改期至2020年后,但不迟于2021年夏天的日期举行,以保护运动员、奥运会参与者和国际社会的健康。

桥本圣子、森喜朗、巴赫、安倍晋三

  安倍和巴赫认为在这个困难时期,东京奥运会可以成为世界的希望灯塔,奥运火炬可以成为在黑暗中照亮世界的希望之光。因此,双方一致同意奥运火种将留在日本。会议还同意,东京2020年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名称不变。

  然而随着联合声明的发布,日方和国际奥委会之间的矛盾却逐步显现了出来。首先是随着奥运延期,日本确诊病例随即持续上涨,疫情在日本真实面貌也逐渐显露出来,这引起了日本民众对奥委会和日本政府的不满,认为政府有意隐瞒疫情以保证奥运会的举办。

  然而和民怨比起来,经济帐才是这场延期的焦点,大家都知道奥运会是笔大生意。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的当天,日本媒体就表示这次推迟将带来约6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国际奥委会奥运会执行主管克里斯托弗·杜比在4月初表示额外开支将由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共同分担,但双方关于比例问题一直闪烁其词。

  4月20日,国际奥委会在题为《关于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常见问题》的网页声明中表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同意日方“将继续承担根据现有2020年协议条款应承担的费用,国际奥委会将继续承担其应分担的费用。”但IOC这一招先声夺人并没有取得收效,却很快被日方打脸。日本内阁发言人菅义伟很快就否认了这一说法,表示“双方没有达成这样的协议”,国际奥委会也很快删掉官网上的这篇文章。>>日本不接受IOC甩锅

  25日,国际奥委会宣布,向各国家(地区)奥委会和运动员追加资助253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亿元),以应对东京奥运会延期带来的影响。但日本共同社的报道中称这笔拨款中的1030万美元,是用于补偿奥运会旅费和住宿费等损失,同时IOC还将承担马拉松和竞走异地举办所产生的部分追加费用。

  4月29日,国际奥委会官网发布了巴赫的又一封公开信,信中提到,国际奥组委将分担东京奥运会延期的费用,金额可能达数亿美元,但尽管国际奥委会将履行其对东京的财政义务,但相关资金可能不得不削减。而日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在随后的采访中表示,东京奥运会的开幕式内容可能会有大规模的调整,不排除和残奥会开幕式合并的可能。

  5月4日国际泳联宣布定于2021年于日本福冈举办的世界游泳锦标赛将推迟至2022年5月举行,此前4月初国际田联已经宣布将2021年田径世锦赛的时间推迟至2022年7月,至此东京奥运会延期带来的一系列后续问题貌似都得到了解决。但是回顾从2月底“国际奥委会委员会的个人意见”到“否认”,再到“决定延期”这两个多月时间的跌宕起伏,以及日方与国际奥委会之间就责任和经济负担方面的相互推诿,也许这出各方利益纠葛的乱战将会持续到东京奥运会圣火熄灭的那一天。

  (sakura)